三次元。偶尔COS画画写文。设计狗。KAT-TUN永恒。不二厨。36亲妈。

几年的老片子了还是放一下吧,

片子没放全,正经的文案得放全,说到底感觉正经的文案把我片子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了,感谢他。

【身手不凡,玩世不恭,是黑眼镜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道上两个传奇人物,黑瞎子和哑巴张,当这两个名字不断被并列,我想,或许他和闷油瓶本就是同一类人。】

【黑眼镜就是这样一种人,比谁看得都透,比谁都骄傲,也比谁都辛苦,连人情冷暖都不能成为让他停留的原因。】

【曾经有朋友说,“如果说,张起灵的幸运和不幸都在于他遇到了吴邪,那么黑眼镜的不幸和幸运也许就是,他身边连个吴邪都没有。】

【或许他是不幸的,或许他是令人怜悯的,又或许他是令人崇拜的。但对于他自己,这一切从来都不值得一提。】

【他是这样一种人,他的玩世不恭下隐藏着他最不凡的身手。】

【他的笑容中装着 他最锋芒的棱角。】

【他享受着极大的赞誉,也随时摩拳擦掌准备让死神跪地称臣。】

【在他的字典中,没有通用的人生哲学,也没有永恒的价值取向,只有两个字:骄傲。】

【因为对世界的通透,他才会游离在一切之外,】

【死亡从不可惧,马革裹尸也不过尔尔。】

【但骄傲永远不会做哪怕最简单的躬身,他只可能被打败,永远都不会被征服。】

【故事即将落幕,我们不知道他最后迎来的是生抑或是死,是喜抑或是悲。】

【只知道,他仍然会耸耸肩膀,淡然一笑。】

摸个鱼。

梦をみる力がこ。

龙马×手冢×不二×菊丸。

龙马CN功一。

手冢CN扇子。

菊丸CN燃生。

仁王×文太 《放课后》。

文太CN功一。

  FUJI。校服ver

    神。


可能我除了TF之外,接受暧昧的只有36了。

这一对怎么说,应该甜的掉牙才对,很正常向的腹黑攻×天然活跃受,这样?

当年在构思穷途末路的时候这个出菊丸的人狠狠给我骂了一顿毕竟构想出来的结果就是菊丸领了便当,还是自我领便当这个方式。

这样想想有够后妈的啊我。

不管怎样希望两个儿子可以开心幸福。

永远都是甜的掉牙的小天使。

穷途末路【36友情向】

    火辣的太阳直射地面,没有任何遮蔽物的网球场免不了被太阳火热的袭击。
  身体已经透支,各个器官都在叫嚣着,手心已经布满汗水感觉快要拿不稳球拍了。都是这该死的天气。
  菊丸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却发现越抹越多,心一急,脚慢了一步,就看见黄色的小球从他腿边呼啸而过,重重的砸到了后方的球场。

 “GAME!WON BY FUJI! 6—3!”
  乾的声音在此刻是如此的刺耳,菊丸不由得皱了皱眉,在对方来到网前的一刹那恢复了以往的神态。
  “啊啊~这天气真是受不了害的我输给你了!不二不二!你没有出多少汗哦,是体温低吗?”说着就要伸出手去触碰不二的额头,但是被后者轻巧的闪过。
  “呐英二,心静则凉,看样子你是没有静下来呢”不二握住菊丸的手臂,表示下自己的体温其实不怎么低。
  “啊啊...这种鬼天气怎么可能静下来,我简直快要中暑。”说着便做起的夸张的姿势,“唉不二,你说,手冢的体温是不是特别低?“
  “英二为何这样说?”
  “因为啊,他不是冰山么,噗。”
    不二的笑容在此刻温柔了下来,看着捂嘴偷笑的菊丸,感觉阳光直射心底。“啊,英二,手冢在你身后哦。”
  “呜喵?!!!!”
  “菊丸!比赛时分心!操场十圈!”
    嗨嗨,我立马就去,部长大人。心里这样想着,脚踏上了塑胶跑道。
    边上大树的影子隐隐约约的散落在地面上,少年此时心情愉悦,轻盈的身子跳动着。想到部活后要去买最新口味的限量版牙刷,笑容立马布满了脸。
    菊丸英二,那时十四岁,在这个年纪有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有着从未有过的喜悦,当然,也有着从未有过的来自鬼天气的抱怨。

        FUJI。

© 秋本獭 | Powered by LOFTER